您的位置:首页 > 技术支持

美国有色人种学生教育面临多重困境 被学校警察“特别关注”

发布时间:2022-10-05 07:10:50 来源:华体会电脑版 作者:华体会电脑版登录

  【美国有色人种学生教育面临多重困境】1日报道了位于美国芝加哥西区的查尔默斯卓越学校(Chalmers School of Excellence)在新冠疫情期间失去了近三分之一的入学人数。报道还提到2013年,芝加哥有50所学校被关闭,其中大多数位于以黑人为主的社区。在全美范围内,有更多有色人种学生的学校更有可能被关闭。芝加哥大学的研究指出,此举破坏了美国居民和学区之间的信任,并明显扰乱了低收入家庭学生的学习。

  纵观美国有色人种学生教育问题面临的困境,其实远不止学校不稳定这一个问题。根深蒂固的歧视、种族主义思想灌输、难以逾越的网络鸿沟、甚至是童工问题,让有色人种学生的教育生涯变得困难重重。

  新冠疫情暴发加剧了芝加哥在此前就出现的下降趋势:查尔默斯的北朗代尔(North Lawndale)等以黑人为主的社区长期受到撤资的困扰,在过去十年里出现了家庭外流的情况。

  随着公立学校入学人数的下降,像查尔默斯这样的小型学校在美国许多城市的数量正在增长。上个学年,纽约市超过五分之一的小学学生人数不足300人。在洛杉矶,这个数字超过了四分之一。

  在美国各地,官员们将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在财政紧张的情况下继续开办学校,还是关闭它们,这让那些为孩子寻求稳定的社区感到不安。

  种族问题也很突出。在全美范围内,有更多有色人种学生的学校更有可能被关闭,受影响社区的学生经常感到不公平。波士顿教育正义联盟(Boston Education Justice Alliance)代理主任苏莱卡·索托(Suleika Soto)表示,当学校面临关闭时,对家庭来说是“毁灭性的”。

  据美国全国城市联盟(National Urban League)网站报道,随着美国各地的学校在秋季准备将在线学习和面对面学习结合起来,一项新的分析显示,三分之一的黑人、拉丁裔和美国印第安人/阿拉斯加原住民学生没有高速家庭互联网接入,他们比同龄的白人更有可能脱离在线学习,这被称为家庭作业差距。

  全国城市联盟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克·莫瑞尔(Marc Morial)表示:“新冠大流行加剧了家庭作业差距,尤其是对黑人、拉丁裔和美国印第安学生。美国国会须尽其所能缩小教育中的机会差距,消除阻碍有色人种学生和其他弱势儿童获得成功所需资源的障碍。”

  研究发现,与美国富裕的白人家庭相比,低收入家庭、农村家庭、美国印第安人/阿拉斯加原住民、黑人或拉丁裔家庭的上网机会要有限得多。数据统计,在美国印第安人/阿拉斯加原住民家庭中有34%的没有高速互联网接入,近16%的家庭没有电脑;31%的拉丁裔家庭没有高速家庭网络,17%的家庭没有电脑;近31%的黑人家庭没有高速家庭网络,17%的黑人家庭没有电脑。

  据美国加州KSRO电台网站消息,纽约市高三学生亚历山德拉·瓦莱拉(Alexandra Valera)表示,每天走进学校就像走进了监狱。和美国许多其他学校一样,她所在的高中也配备了警察和金属探测器——学生们每天早上都要冒着被搜身的风险。另一位学生帕拉福克斯告诉新闻,由于校园警察的歧视,她所在学校的学生和执法部门之间的紧张关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其他少数族裔学生告诉她,他们经常害怕去学校,因为他们可能会与警察互动。

  在得克萨斯州乌瓦尔德市罗布小学(Robb Elementary)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后,包括得克萨斯州州长阿博特(Greg Abbott)在内的一些政界人士提出,加强学校的执法或安全措施是一个潜在的解决方案。

  但美国司法部发现,增加警力并不一定能鼓励积极的校园氛围,也不一定能提高学生群体对校园安全的信念。相反,据美国教育部的研究发现,在学校有更多的警察将正常的青少年行为视为犯罪,更有可能把黑人和棕色人种的学生推向刑事司法系统。

  美国国家学校资源官员协会(NASRO)的执行董事莫·卡纳迪(Mo Canady)告诉媒体,他承认,对有色人种的歧视是真实存在的,警察需要接受训练,消除他们的偏见和成见。

  新闻频道采访的一些有色人种学生表示,他们担心一个错误的举动会让他们走上“学校到监狱”的道路。专家称,有色人种学生在学校里会首当其冲地受到警察的影响——他们比白人同龄人更容易受到学校警察的歧视或定罪。

  美国教育部发现,黑人学生在学校被移交执法部门或被逮捕的可能性是白人学生的2.3倍。这种差异在黑人女孩身上更大,她们被勒令休学的可能性是同龄白人女孩的6倍。

  据美国Progressive杂志网站6月报道,据2021年10月“良好政府“(Good Government)的律师发布了一份关于农场童工的各州报告。调查结果显示:美国一直剥削有色人种社区的劳动力和他们的孩子从事农活;在美国,有33万16岁以下的儿童是农场工人;有色人种占美国农场工人的90%以上;美国有22个州没有从事农业工作的最低年龄。在印第安纳州,对初次违反童工法的雇主的惩罚是一封警告信。

  诺玛·弗洛雷斯·洛佩兹(Norma Flores López)是得克萨斯州里约热内卢格兰德谷的一名前农场童工,她的父母辗转美墨之间务农,直至美墨边境开始收紧。小时候,同学会谈论他们喜欢的课外活动,而她在休息期间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工作。

  根据美国国家儿童中心2020年的一份情况报告,2014年生活在农场的89.3万名青少年中,大约有一半也在农场工作。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高级研究员玛格丽特·伍尔特(Margaret Wurth)指出,孩子们在工作上花费的时间会对他们的教育产生负面影响。她说,上学和工作的结合可能是繁重的,特别是如果孩子们放学后工作到深夜。“当然,也有来自移民家庭的孩子从一个州搬到另一个州,”伍尔特继续说。“对这些孩子来说,继续上学尤其困难。这些影响是很严重的,会导致失去童年。

  据福克斯新闻网消息,6月洛杉矶地区一所私立学校曾遭到被该校开除的一位学生的父亲的起诉。诉讼人杰罗姆·艾森伯格(Jerome Eisenberg)在洛杉矶法院称,布伦特伍德学校的负责人迈克尔·里埃拉(Michael Riera)在接受了家长交纳学费后,“对学校的课程和文化进行了诱饵调包”。

  他声称,这一行动的结果将学校的重点从“为学生提供传统的自由教育,转向拒绝启蒙价值观的强制再教育,支持一种基于对身份的不满、怨恨和种族分裂的意识形态”。诉讼称:“课程从教授学生批判性思维——如何去思考,转变为开始根据布伦特伍德学校当时偏爱的政治潮流,向他们灌输该怎么想。”

  在2020至2021学年开始前,该校校长宣布将引入一名多元化、包容和公平顾问,并将学校的运营模式转变为“反种族主义”模式。诉讼中称,当艾森伯格询问政策的新变化时,“校长里埃拉说,学校的教育工作者知道学生需要学习什么,而不是家长,他们的想法现在已经过时了。”(编译:马芮 )

XML地图|Copyright © 2022 华体会电脑版. All Rights Reserved.       黑ICP备68476541号-1 网站地图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

服务热线

0755-26508999

扫一扫,关注我们